湊仔和生仔

有個剛生完孩子既朋友同我講,自己一個湊唔掂個囡。父母才剛剛陪完坐月返左去,佢又想由呢度搬返去,將BB交俾佢地湊!

佢背後一定有其他我不知道既故事。但每當聽到呢些大人,將自己應負既責任留俾年老既父母,心情總係好憤怒。

夠大聲講,因為本人就係和孩子爸爸一手一腳湊大個細路。由教人地孩子,到全職教自己既孩子。

一湊就過左幾年。中間孩子有好多關鍵時刻,幸好我地都在場,保護也好,俾意見也好。我想,守護自己既孩子係父母既責任,點難都可以解決,而不是推卸責任。

呢度係點湊仔?雙職父母就會請nanny, 幸運既就由老人家照顧,都幾似鄉下既。 又或者,最常見既係媽媽全職stay home mum,而好多時,佢地係一個湊三個。孩子大個些少,就會搵part time做,畢竟生活指數都好高,養兒不易。

一直既原則,都係想老人家玩孫,而唔係幫我湊!父母年老應該讓他們過喜歡既生活,而唔係再為我地煩心和計劃。湊細路不是俾野食咁簡單,係要付出精神和時間帶佢打針見人搵學校上興趣班周圍行去公園玩睇醫生睇書認識自己學discipline返學做功課⋯⋯

以上和孩子既一切數不清。有信得過既人,可以全日on call幫手睇住俾你去搵錢一定好爽,但係有了錢以外,和孩子既感情又可以彌補嗎?我不敢幫人地講,但孩子係看在眼裡,邊個陪自己最多時間既,就和那個人最親,就係咁簡單。當佢愈大,佢會更願意和我地溝通,呢樣都係好寶貴的。

人總係貪心,總想一切不變又想擁有更多。

Advertisements

得閒約你

孩子放假,就係我地更busy既日子。無功課,又無測驗,每天點過真係一個考驗。

決定新學年轉讀另一間近家既學校。那以往認識既同學和好朋友仍可聯絡嗎?一直以來我都不覺得有割裂既必要。學期完前,大家都講左會約出來玩。

我呢個阿媽好單純,人地話係,就係啦。當有doubt, 就有點邪惡。我會問自己 點解要如此猜想別人?

有時孩子掛念好朋友,我也唯有引自己和多年好朋友既故事去解釋。好朋友不會因距離而分開;好朋友也不會因環境而變化。無論無見幾耐,都會約倒。好友以前點樣安慰自己,也會銘記於心,永遠守護著佢。

細個時認識既朋友,無那麼多計算。不,那是大人既問題,與小孩無關。

我會教孩子守約,更不會叫孩子得閒先約人玩,當別人係代用品。

阿媽自己懷念既人情,本身幾十年前既想法,會不會令孩子永遠都不會認識到真朋友呢?

聖誕老人

今年我地成功做了「聖誕老人」。孩子好乖,從來無提出收聖誕禮物,可能受氣氛所致,我地就預告了佢會來!而孩子真的相信他的存在,仲緊張到午夜醒來!我地就話,只有乖孩子,仲要訓著左,先會收到禮物。聽到佢見到禮物時既喜悅和滿足, 我地絕對樂意年年延續呢個傳統啊!

轉了地方住,卻感覺聖誕氣氛不比鄉下或日本!居住既地區,燈飾欠奉,town centre既商場有禮物展銷,但和平日一樣,望落去一點都不吸引。反而去到遠一點既大商場,終於見到多一些人潮,能感覺到濃一點既過節氣氛。只係隱隱地望到逛街既人無乜笑容,或者,過節要消費實在係件頭痛既事。而望落去,每樣貨品也實在不便宜,online買野還好了!

西人過聖誕,就似我地過年,係一家團聚既日子。家長朋友既孩子外遊,聽出他們不能一起過節既失落。今年聖誕無收到要搬屋既消息,才有心情去想點過節。公眾假期呢度乜都關門,只有大自然係開放,應該會去多一點。

平安是福,但願所有人都度過一個愉快既聖誕節,迎接新一年。

教仔要等

為了食牛奶,breakfast時間訓話了孩子一番。

佢有她的口味,我地有本身既堅持。都好耐無飲過牛奶了,點解可以咁抗拒?
嘈完一輪之後,孩子投降,算做食多幾口。

大人們都好勞氣。教仔就係如此,想無吵罵聲,可以好易。細路要乜,就俾乜,一定唔會嘈,短期可以的。

爸爸話就不到咁多,都唔係既,有些父母不想孩子不高興,拼了老命都會滿足孩子。邊有得嘈!

我唔係虐待孩子。只係,今日spoil你,只係俾了佢食慢性毒藥。長大後,佢對於生活上既不如意,就會完全想不到方法解決。衰一點講,只會想到「一走了之」,也一定會成為家庭裡面既炸彈!

好多時候,佢想得到既東西,我地都採取delayed gratification, 要佢等,要佢在生活上合作,負好自己應盡既責任,才可以有reward。小學生了,都應該明白銀紙唔係嘟一嘟就有,無限增值的!而身為家庭一分子,也有自己的角色。

見得太多,父母真係不想害死佢。

再見

終於到了講分別既時候。原本這一天比我預計既提早左。

呢一年來孩子在學校好開心。有愛心和欣賞佢既班主任,學習方面又適應無問題,最重要既係有一個BFF。佢地那種友情,一直讓我放不低。畢竟,佢係孩子響呢度既第一個好朋友。無人能保證,將來還有類似既朋友支持她吧!

班主任在放學時拉埋我一邊,話佢地兩個出年不能同一班,希望我明白⋯⋯這個安排,和我原本提出既完全不同,但我無不滿,反而放下心頭大石!而為免令班主任煩惱,順理成章講埋轉校。BFF既家長好shocked!係呀,要我講分離真係比道歉更難,但大家都明白點解我地會咁。我地既決定,真係make sense既!

每次選校都似賭博。初來報到,就係因為學校原因留在呢個showroom地區搵地方住。奈何現實和理想不符,現在感覺就似所有effort in vain 一樣吧?

孩子無完全同意轉到屋企附近讀書,但大人既辛勞她也看在眼裡。只能期望孩子能幸運有個好既班主任,助她成長和學習,而不是忽略她的需要。

也許有一天,我地會返到showroom附近住呢?Who knows?

點寫出Captain Underpants

最近孩子想睇Captain Underpants。上呢度圖書館網頁搜尋一下,等借書既讀者不少。書都出版了10年以上,有點意外仍然係細路至愛。

呢個系列屬於橋樑書,字數多過每頁一兩句既英文書,但以圖畫為主講故事。當初出版時,佢和Wimpy Kid帶起了一個新既出版熱潮。兩個系列都係攪笑,而Captain Underpants既笑料更幼稚,甚至在我地眼中係低能!英文字又係專登串錯,睇黎學英文,真係咪講笑!

當時有同事好睇唔起Captain Underpants本書,因為嚴格來講,攞佢和傳統reader似係Christmas Carol比較,文字和內容都算「水皮」。但係,鼓勵孩子閱讀唔駛咁功利,以reading for pleasure為目的,唔好驚左一大版唔知係乜既英文,覺得睇書係件開心既事先係重要。

一直懷疑堂堂一個大人,點解可以寫出如此傻既故事?原來Captain Underpants就係作者Grade 2時既心境。當孩子睇完作者既新作Dog man,睇到連汁都撈埋,話我知作者係嗰陣時,因為每天上課都被罰在走廊,就不斷寫故仔和畫工仔創作出Captain Underpants, 老師發現了,不單無鼓勵,仲撕左佢,叫作者不要再寫Silly books……

望清楚介紹作者那版,原來佢有ADHD, dyslexia和behaviour problems。和孩子慢慢解釋完後,見到最後一句係’Fortunately, he was not listening to the teacher.’ 於是和孩子講,假如佢放棄了,就無Captain Underpants書了。

每個人既成功,背後都會有一段辛酸既故事。對看不起自己既人,唔聽佢地講再堅持做自己既事係正確的。人生,畢竟只屬於自己。

入學戰

朋友細囡面試落敗,入不到全港最好既一間直資小學,更不可以和姐姐同校。

今年有60000人準備上小學。龍年總係出生率高峰期,我家孩子早一年出生,生活各方面都已經要同人爭,依家搬了家情況也差不多。

這可能是他們的命運吧!生不逢時?

講番朋友方面,呢個結果意味著佢地要繼續參與呢場遊戲。去完私校,再要去大抽獎等結果。佢地已經由細準備,各樣課程都有報,大人既所有weekends都貢獻了出來俾小朋友。父母背景和工作極好條件,如果學校係選家長既話,那實在大跌眼鏡!

朋友話我知好難準備interview. 老實講,我真係無呢方面既經驗。而且,總係不明白點解小朋友要識哂咁難既中英數,那返學交咁多學費係為乜呢?

直資既師資和資源可能真係相對有優勢,但能夠製造頂級學校係,真係因為學生既家庭背景,多於學校能夠提供既教學吧!每個學生都唔係身懷零知識,上堂唔明白,父母一定比較有學識有方法幫助小朋友讀書。

我勸朋友放下手,但畢竟有考試既pressure, 點可以輕易放鬆。希望佢地最後可以俾多些時間孩子學習,一味摧迫,那些不是學習,再談開心?似不太可能了。

祝福朋友既小女兒。

食藥

從鄉下番來只有個多月既時間,孩子又生病了。
呢場病不是突發的。過去一周見到班裡陸續有同學告假,已經提醒定佢,好快就會輪到佢。
和以前不同,呢度既人生病時係不會戴口罩,想咳就咳。衛生意識較弱,病菌一般在班中都會傳染得極快。
留番上次醫院俾既藥,今次可頂住先。唔係想搵命搏,只係呢度醫生開極都係一隻藥醫發燒,不會似鄉下醫生肯俾止傷風和咳藥。
點算呢?唯有睇住佢流哂和咳哂佢,自行再請假唔返學休息。
今次一病又起碼請假三日! 學既嘢不擔心會追不上,反而係可惜錯過一年一度既運動會, 無左次和同學一齊玩既機會,可能係最後一次呢⋯⋯

 

*****

文章另載於Medium, 請多多支持!
This article is orginially published at Medium. Please read and support my articles.

一個人住

以下和孩子既一段話,都唔知要大笑或是苦笑。

孩子: Oscar will marry Violet. (兩個都係同學,後者係好朋友)I will live by myself.
我: 下?點解呀?
孩子: 因為你地死左,我又無boyfriend⋯⋯

當堂笑到暈左。生死既問題,久不久都會講,只想鼓勵佢學識照顧自己。曾經都問過想不想多一個sibling, 佢就話怕我辛苦(都係我平日講既)。

將來既事,特別係佢既人生,我不會控制,但都提醒佢,不需要咁早去想,要識照顧自己先,更希望佢不用過寂寞既生活,至少有個家,有人和她分享一切,可以嗎?

志願

尋晚孩子好認真地問我:「我第日大個左想做老師,可以嗎?」
我答:「可以!但你唔駛要我同意的。只有在你話不想做任何事時,我才會不同意!」
之後,亦不忘補充要努力讀好多既書,俾好多心機先可以達成呢個願望。

自己細個時都曾在呢個年紀有相同既願望。原因?因為有好老師在左右啊。
佢既原因,相信都係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