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食艱難

老師工作從來難搵,特別來到呢個全新地方。跟足手續做文件,也找了agency代睇CV,而返來的feedback係,一切很好,但我地無工作空缺適合你!

事情來得太易,就不會珍惜。我會繼續努力的!

寫信

每年開學,都會想一些點子作為第一天的課堂活動。今年,我嘗試寫封信俾細路。

呢封信係關於我的一些小事,很簡單,很平實。我記得中二時,英文老師都有寫信給我們的習慣,不過佢係用電子打字機寫的,而我就親手寫。在堂上讀完之後,我要求他們每一都寫一封信自我介紹作回覆。而呢封信我係唔會grade, 換言之,無壓力架!收番的信當中,好多的字裡行間都好關心我肚中的小孩,而有些會講下自己的煩惱。而更意想不到的,是他們當中有提到我去年才委派任教的humanities科目,他們話我知成績好了,是因為我!我沒有hea教,不過那科絕對好難教得有趣,當然我是有認真備課和用方法令他們努力的,聽到他們這樣說,心中也很高興啊!

呢排我開始重拾一些以前時代的東西,例如人手寫journal, 依家又人手寫信。某程度上,心中是希望能保存一些傳統,亦同時發現,文字呢樣野是表達心意的一個好方法。口說不出的話,唯有用這種方法傳達心聲!

或者是心理作用,今天再望他們時,覺得他們很可愛!其實,老師的心真是很易軟的,我們只要睇到有學生努力,自己一定會加倍努力去做好一點,再令他們學得更好。想到這裡,也許自己都要慶幸還未心淡,還有那團火!

但願這是我和他們的一個好開始!

禮物

買了一份禮物送給即將退休的老闆,表達自己一些心意。

別人待自己好,不要take it for granted. 以為是應份的,什麼你給我薪水,我自然要做好我本份。有時候,這些說話只是負氣話吧!

完全覺得,能留到今時今日,甚至還願意commit,都是因為佢。

老闆有趣地問我:我不能收下,你有無買給其他退休的同事呀?

我:無呀!你一定要收下。你拆開就知點解我不可以給其他人了。

佢唔好意思的收下了。

我:多謝你給我的機會,雖然時間不算長。

老闆:那些都是你努力應得的。

看!就是這些說話能抓住人心,令大家賣力做事。而整個單位運作順暢,他的功勞可不少。

懷念這種上司,永遠……

懷疑

坐小巴,同校的細路女落車後,乘客發現她跌了銀包。二話不說,我立刻問前座的乘客取回它,打算明天還給她。

我致電了回校,叫同事立即通知佢,費事佢驚和擔心。

很傻的,事後我真的想,這樣做是否自找麻煩!原來,我真的不太相信細路啊!

這些都是以往的經驗得來的。不過,每次在我接近絕望的時候,往往都是細路再給我全新的希望!令我不易放棄這份工作。

人要保護自己,不過,我是做著對的事,究竟我在怕什麼?

傻老師與傻學生

對細路做出傻的行為,只有還剩一點童心的人才做到。

所謂童心,係自己會忍唔住講一些好老套的笑話。

呢個仔,先後多次成為我的目標!從他的字體、到他考試時的眼神,到今日的那種沒禮貌的態度,都通通被我話過。我知自己對他咁不離不棄,除了是因為我自己「多事」,根本睇唔過眼外,仲有的是,佢是收到我的話,仲要在你話完佢之後加一句:

「係呀,以前都有一些人咁話我架!」

看,這些就是溝通!唔係剩得我成個傻婆咁一邊話,佢左耳入,右耳出。原來佢真係有聽,仲要回應!

之後,佢又真係有改善!我再推多一把,鼓勵一下,佢都受。

今日,我問了佢一個好傻的問題,就係:「你想我對你要求高些定係低些?」

而佢既答案就係:「唔好咁高啦!」

佢真係介意我將佢和中一仔比較,上心的!

好多細路都好似佢咁,看似不在乎,其實知道你唔放棄佢,佢仲會做好你睇。

多感動!

而最重要的,是他回應夠快!唔係要我等數年啊!

分別

與舊同事聚舊,提起以前工作的地方和細路,心中一沉,點會攪成咁樣?

佢一直在我心中是堅守原則的人,對細路的對錯執得好緊。但隨著管理層的壓力和其他人的不協助下,連佢都要放棄份工,辭工歸故里。

細問下,原來由細路和家長成為客人的地方,令老師和學校變成副。他們往往愛以投訴去威脅大家,為保份工,大家都怕煩,索性你要什麼,我俾什麼!

以前的原則,佢話都今時今日,已經無人理!大家只想平息件事而已!難怪環境變得愈來愈差,大好校園變成一個培育怪獸的地方。

數年前決定離開,其實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因為我知,以我的性格,如果做到今天,depressed必定是我!了解自己很緊要,如果要與他們火拚,我一定係輸家。可是正常的道理,卻從不會在此地出現。

但天外有天,有幸還能與一些肯聽人講的細路接觸,恢復對人的一點信心。舊同事呢方面已經心死,我點勸都無用,真可惜。

突然發現,成功與失敗的人,分別可能係,願意聆聽或從不願意聆聽。如此簡單吧!

究竟,呢樣野係唔係好難教的呢?

點解阿sir係阿sir

沒有同事討論這套戲。沒有看吧?或是覺得不太真實?

其實,那個課室我很熟悉,但畢竟是套戲,有些地方真的不夠真。

老師仲可以對學生有什麼要求?這些年來,我開始有點頓悟。

立場堅定是必須的。一定要看透細路是有多種,多數見到的都會是自我型,只有佢講唔會聽你那種;幸運的,會見到與你講信用的細路,將你的話放上心中,只要輕輕一提醒,他們就會立即收手。

立場堅定不等如要好惡。依家的細路真的不怕惡人,你反而讓他們明白,所做的一切真的從他們角度出發。那樣,事情會好辦得多。當然,前提是,他們真的是用心看你的所做所為。

有些細路,我們要承認是不會一點就明,一講就通!對不同的人,是要用不同的方法。

這段self-discovery的過程,也讓我了解自己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