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中的家庭

「孩子和父母的分別,只是父母比孩子大一點。」

「無論你穿成怎樣,內心都是一樣。」

唔睇本地的腦殘電視劇,繼續睇拍得有心故事感人的日本制作。上季有兩套同樣是講家庭的,一套是黑夜摩天輪,另一套是

前者講述父母如何為幫助仔女上位(其實是爬上social ladder), 透過搬進高級住宅區,嘗試考入名校,藉此希望給孩子幸福的生活。而結果,孩子能力未如期望,還對父母心存恨意,反叛得令人想不通。

其實想不通,是因為從我們的文化中,永遠都是父母做什麼都是對的,仔女不要埋怨投訴,做不對的更要怪自己好了。

劇中的女主角,不會大聲對女兒說話,甚至不斷的向女兒道歉,都得不到她的體諒,關係一度很差。

作為觀眾,我反省了幫阿女選學校和成長的方向,想得更多要阿女快樂或是勉強自己去迎合一些標準和models.

套戲解釋了,物質不會帶來幸福快樂。

而另一套,起初我是放棄了的。直至睇到有blogger介紹,才從新再睇。講述父與子相依為命的故事,是老土的故事。拍得有層次,感人而不會硬要你流淚。全戲都以幸福去貫穿,不提物質,而是人與人之間的愛,如何將一個小孩子孕育成人。

呢套戲不停的有時間穿插,所以會睇得有點亂,但能細心一點看,就會睇出導演的心思。

睇得感動,或者是因為在身邊,已難以發現這種情懷。消失的心境和人情味再也不復再。

 

 

 

 

生病

孩子生病的第二天。

可做應做的東西都做了,餘下的要留待她自己去戰勝惡菌。有點無奈,但卻是現實。餘下的念頭是,再如此下去,只能到醫院ER去吧!

無人知佢點解可以無端端這樣。放學回家前明明精神奕奕,心情大好,但一到晚上,立即發燒體溫上升,之後的數天都是反反覆覆,其實都是佢的身體正在對抗惡菌,不過,呢次佢輸了。

是學校的同學仔傳染她?是車上的乘客?是我照顧不周?沒有人會怪我,不過我都會自責,縱使我知,孩子總會病,她總要面對細菌,去令自己的身體更強壯。

只要你身體健康,乜都無所謂了。

何謂愛

那天,小Mel爸爸突然對我講:「我地真係好錫阿女啊!」

佢既意思係,我呢個阿媽,可以放棄自己的工作,回家做full time mum。唔找工人去照顧BB和做家務,樣樣都親身做,重頭學,包括餵人奶。

爸爸本身都犧性不少私人時間去配合。佢知道,好多人都唔會咁做。

呢度我唔想講餵人奶的苦,或者擇日再談。

呢一切,係因為我們倆都知道這樣做是為她最好的。

不過,我的回應係:「出外返工的媽媽都係好錫自己小朋友既!大家的表現方式不同吧!」

由佢出生開始,周不時都會問爸爸,我有無spoil佢?我好怕佢成為港孩,大個乜都唔識,不能自立……想到的問題有幾多就有幾多。

而要湊一個港孩,其實係比湊唔倒既易。

每次帶她落街玩,多數見倒其他小孩子是由工人帶著的,唔知點解,覺得佢地係唔開心,目無表情。

而我和阿女,係人群中的少數。

有些就算父母在場,都是仔女自己玩,而父母立站在旁自顧自,無交流。最討厭既係自己在打機,唔理小朋友。

能夠俾倒佢呢些幸福,我好自豪。

決戰

小Mel的學校大戰,其實早已開了序幕。

阿女每天返緊既playgroup, 本身其實不錯,令佢主動開心,又可以學自理。不過,當知道幼稚園的面試那種高難度時,為她equip好,就是我當前的工作。

選校的原則,會以環境,學術和老師質素為重。會選名校嗎?應該講貴族學校。噢,我們不是中產(據財爺講,佢先係中產),中肯地講,有些不配,亦不想勉強自己配合他們的模式。

上半年的決戰,好快就會告一段落。做阿媽既緊係希望可以多個offer在手,而就算無既,當去開下眼界都好。

下半年,又要決戰過。

平心而論,今時今日做小朋友真係辛苦多。

100日

100天了,沒有什麼大事慶祝,我只心中很感恩。

從Mel在肚中再到了這個世界,數的日子很長,但過得也真快。

未做過人母,所有事情重新學習。幸好有Mel合作,旁人的幫忙,才不會弄得不成樣。

重新發現自己真的不是個完美主義者,還好!因為太多事不能強求,但只要隨機應變,麻煩事是不難解決的。

也重新發現自己的耐性和硬朗一面。呢份「新長工」,無呢樣野都幾難做下去。

未來日子長的是,繼續努力,加油,一起行下去。

父母掛心仔女的心,不難明白;但仔女掛住父母,突襲時更加令人防不勝防!

好彩只是一場虛驚!

唔嚇得架嘛!

學校面試

和友人談起小朋友去學校面試,心中真是涼了一陣。

想不到依家未到兩歲的小人兒,就要參加面試。

什麼的面試?是pre-nursery。怎樣進行?將小朋友與家長分開,讓他自己和其他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起玩玩具,從而觀察他的行為。

最自然會出現的,不是哭叫父母?不是會出現不知所措的神情……?

可是,這又未必是那些學校look for的心水學生。但我又會想,如果一個小人兒可以表現得如此冷靜,又是不是我們想見到的童真?

至於小一,聽到的更令我震驚。

話說某小學會安排兩輪面試。首先,小朋友和家長會與中、英、數及通識的老師面談。英文的老師給她一張紙,叫她寫出學過的生字;中文的老師,問小朋友「做」呢個字,再要造字……;而通識的老師,則問她每天晚飯後,第一件事會做什麼……

第二輪是見校長。女孩要在她面前睇完一本書。之後,校長的comment係,睇書不是只看圖,而是睇字……

我們都不知道女孩最終有沒有入到這間名校。但從這個interview當中,最深的體會是,學校對收來的學生要求真的極高。EQ低一些、成熟度少一點(都係5歲呢,可以有什麼要求?),和父母少一些試前訓練(難怪幼兒教材和面試班一年比一年受歡迎!),小朋友想入名校?似乎真的是一個dream!

但我又真的很想問?如果小朋友真是已經好all-rounded, 那麼返學的目的是什麼?學校又會成為一個怎樣的地方?

正常

一眾人望住螢光幕,聽醫師講,佢正在做緊類似yoga的動作。我就懷疑佢在睡覺,連個頭都屈到似在打筋斗!

醫師好想叫佢轉身,但對住一個肚皮,又可以做什麼?

我們等了15分鐘左右,佢似乎睡得正濃。我想是飯氣攻心,不得不睡個覺吧!

但呢次總教大家安心,因為醫師全程都不斷說「正常」兩字。我有時會想,假如不是呢兩個字,又可以點樣?可以點面對?

不多想了。這段路已經走了一半,轉眼間大家的人生將會改寫,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