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過新年

第一年在外地過新年,不是去左旅行那隻,更清楚自己根本就係無節日感既C9.

撞正做了「本地移民」,新居趕及在新年前入伙,執屋清潔也已經無左半條命⋯⋯還那有心情想過年?!

行街時看到華人,難道會說Kung Hei Fat Choy? 茶樓反而都特別多人,但以往常聽到既祝賀說話也真的聽不見了。畢竟,這是西洋地方吧!

初二又這樣過去了,對我來說,新年已經結束。望住新聞既花市和夜市,想起初二回家和父母吃飯,才是我最懷念的。

補充: FB live 望住維港煙花,oh no, 大霧成咁, 大吉利是! 

快樂時光

這兩天沒有放假,工作仍是繼續。不過,形式卻改變了。由於TSA的關係,今次終於有「出外」工作的機會。

其實一直都愛出外工作。未入行之前,我的工作就是對外,天天在街上跑,鮮有坐死在辦公室等夠鐘離開。如何安排自己的工作和時間就全靠自律。總覺得前一個career對自己今天的行事有很深很正面的影響。畢竟,每個人都要有經歷才會成長。

能夠到別家的地方親眼目擊細路的程度,這樣才是這兩天的珍貴之處。當然,非常幸運地去的地方都屬於名校,細路真的差極也有限。從他們身上,就會知道其實細路的英文一點也不差,不是坊間經常說的中英不通。

我知,因為他們都是冰山一角吧!的確,強和弱在這個社會分野加劇,入到頂尖學校,家庭支持真的少不了。

***

坐電車曾經是每天的指定動作。不過,現在卻成了一年一度!能夠坐著電車回到從前熟悉的地方,真的是一件樂事。是日的行程,就好似當天回校一樣。完成工作後,特意走到大學的飯堂食早餐。吃完後才發現,自己從來都未試過在校園正式吃過一次早餐!那怎可能呢,卻是真的。相中的早餐,只需要$12, 便宜卻美味。

大學的空氣真的特別具靈氣,吸多幾口也無妨。有時真想永遠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學生,明知是不可能的,所以是日扮學生的生活真的極度快樂。

有時,短暫的愉快才令人刻骨銘心吧!

緣份兩面睇

寫完上一篇後,想起呢套自己一直心愛的電影Sliding Doors. (http://youtu.be/NDqdB-JegLM)

錯過了一架車、錯過了一些時刻,那人生便會完全不同。

人生是否如此呢?係既,真係咁,當然唔會同套戲入便的一樣。

呢部電影當年不算好紅,但首主題曲Turn back time by Aqua就好好聽,好襯部戲。

近年似乎難再找另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愛情電影了。

同類

上課時,課本中提到要對new arrivals from mainland provide social welfare services because there are cultural and social differences. 記得之前教到這裡,曾經問過細路,我們究竟和他們有什麼的不同。大家提過既,包括排隊和隨便吐啖/扔垃圾等。

但今日回望,其實我覺得本地人與mainlanders 的分別又有何大?平心而論,好多人都被同化了,大家真正成為一家人。

劣幣趕絕良幣,不想發生的終於發生了。

見面純粹講講最近喜歡做的事、新興趣、睇的書或電影、工作、理想和願望……

從前,自問都有過一些這種好友。好享受的!我不怕用幾小時聽別人訴苦,反正我愛聆聽和俾意見的,但我怕耳仔只接收了別人想我聽的消費戰跡!

讀書時,和好友間最愛講的,一定離不開電影和小說。成班人都沉迷在呢兩樣事情中,讀文學就是我們給自己最大接觸這些文化吧!

依家約人是難的,而正當我思考身邊還有無呢類「簡單」的朋友時,噢,係人數減少了,卻仍是有的!

背景可以有強大對比,但如果聚埋時仍然有共同話題。大家仍珍惜這份友情時,我應感恩。

對別人,對自己,不要要求太多吧。隨緣有時還好!

老土和直接

復工第一天,放工約了戰友下午茶聚。
新一年,要令自己時常保持開心心情。我發現,約朋友食下午茶好work.
自此,每天工作都好有期望,特別係約左人那天。
其實,我不是物質主義,開口埋口只係講飲講食那類人。我喜歡到的地方,條件只需要係可以坐好耐,理想的,是夠寧靜。可以食的東西其實真是其次,反正我最滿足的是,在席間可以和朋友有一些真正的交流。
好似今天,講到她要出國的準備。我發現自己的C9生活和認知,好幫倒佢。我的心很滿足和好開心。
要有交流,大家必須好好配合。心情、話題、加上一對肯聆聽的耳朵,那一杯咖啡都夠花數小時。
真正要有交流,會出現火花、意見不合、老土和直接的說話更少不了,不過,如果不視對方為朋友,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今晚本應是為了別離,但感覺是無比的欣喜。我想,她的遠行是喜事外,更重要的,我感覺到大家好像重回昔日讀書時談天說地的日子。
呢一刻,一切是多麼美好。只因太自然,不刻意,至少我這方是。
呢一刻,卻也只可留在記憶裡回味。
或者我永遠都不會變,但是,別人呢? 
待時間去告訴和驗證吧!

戰友

讀到一些文字,想起了自己的一些舊友。
即將有個朋友會到外國工作。這一刻,我想問自己,為何沒有很不捨的感覺?
或者,internet給了一個親近的錯覺。事實上,physically, 她真的不在香港了。
放假會回來的,不是嗎?
人大了,好多事情卻也不是那麼理想吧!……
到社會工作數年後,見面開始不多。不過,我仍記得她在我人生最需要關心的時候,一直在我身邊的。
默默的、沉默的留守著。
在最重要的日子,她也在旁。
之後,發生的事開始模糊。時間在清洗我的記憶嗎?為什麼總想不起曾經發生過什麼? 
沒有錯,彼此之間,的確有過一大片空白。
而以後如何,我也無奈的說,看緣份。
祝福她開始美好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