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憂人走了

解憂朋友離開了。未知原因,但心裡好失落。
數星期前才對我說學校有多好,社區有幾方便,還有仁慈既業主。呢些都係一個完美得令人羨慕既條件,他們都擁有了。
想起當年為孩子轉校,不會因家長原因,而係發現孩子不開心,人仔細細,一邊食飯一邊喊。
讀PN如此,又何必繼續?離開既決定也證明係正確的。
如果因為班上既家長做了些什麼,就決定轉校,感覺有點極端。佢既一班,家長更hostile, 我的一班,至少懂假假地走過來多謝我地送既小禮物,返了成年總算傾左第一次計。
我都知一直無人理佢,日子的確難捱既。呢些都係我地「外人」要面對既苦況。
不過,家長之間其實又不必成為朋友的。有緣份的就傾,無緣份既也算吧,上心就會好辛苦。
另一方面,佢總算仍有機會選擇。我也為佢感到安心。
至於真正要「走」,怕得要搬家既原因,我都開始不太想知。真相往往好可怕,不想我知也算吧。
又到學期末,原來下學年既老師都是好hea既一群。朋友既行動,也激發了我想和孩子轉校既意欲。須知道,A good teacher can make a difference. 孩子來到新地方既進步和成長,都靠好老師既一直幫忙。

也許,呢個學期可以去參觀一下地方,有需要時就可以隨時行動了。

Advertisements

多一次機會Second Chance

放學後,經過斑馬線時有個小女孩想過馬路,我地既車自然地停低,佢慢慢行之餘仲同我地揮手。我地開頭覺得好有趣,而呢種情況響呢度都不算少見,行在路上陌生人都會對我地say hi既。

但孩子話認識佢,佢就係之前話因為我地既ethnicity而一口拒絕同佢玩既新同學!

原來那件事後,新同學和佢有一起玩,孩子也似乎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事。老師們確實化解了一場誤會,而孩子也沒有小氣,因為那件事而無左個朋友。

成日都講,要俾小朋友second chance, 一次錯失不可以否定一切。孩子要學識寬恕,當然我地都希望,別人對佢都同樣寬容。

多一個朋友,佢返學會更開心吧!

用錢買位Money!

剛睇倒全港最出名那間直資學校,要捐夠100萬先有得讀.
有幾成真?錢我想點都要捐既⋯⋯
學費年年60,000, 仲會繼續加。朋友孩子入到去讀,不見得功課輕鬆,變左繁忙兒童,連禮拜六日都要去學野。
通常家長都係想用錢買位和happy learning,但係依家咁樣又值不值?
要用咁多錢和心機時間,將來大個都無可能搵番,真係要問下好朋友幾時去外國,孩子舒服一點,又唔駛大家咁辛苦啦!

聰明Clever / Dumb

阿囡:今日同學仔話我係最聰明架⋯⋯
我:(心想唔係掛!)但我地覺得你dumb dumb啊!
阿囡:同學仔話你地係Mr. Wrong & Mrs. Wrong呀…..
 
阿囡你不要自滿啦,今日聰明,聽日都可以變番蠢架,繼續努力,一世流流長。
*****
We are delighted that our kid is recognized for the skill and knowledge, but I really do think she needs to be humble and keep up her positive attitude in learning. There’s a long way to success.

好朋友BFF

阿囡生病無返學,佢響學校既BFF texted左我地。
我地知道佢地都好掛住對方,平日又互相照顧,都感到好甜好安慰。
家長既惡夢,就係孩子返學唔開心,無人支持和愛護佢。
呢一學年,除左適應新文化和語言,最大挑戰就係和同學相處。
佢開始認識到什麼係好朋友,以及如何和不同既人相處,真係一個大進步啊!
至於友誼是否永固,那就隨緣吧!

Show-and-tell

呢度返學有個傳統,就係老師希望小朋友會做show-and-tell. 每一日,都會安排時間俾佢地講幾句既。
雖然未親眼見過,但聽番無乜壓力要做,題目又係自訂既。呢樣比較大件事,因為同學仔多數帶哂公仔和玩具返學做一場show. 日日見到人玩玩具都不出奇,唉⋯⋯
雖然有家長朋友對分享玩具有不同睇法,但始終不甚同意呢種價值觀。
返學好free, 小朋友帶玩具返學係無人話唔俾既。孩子都問過的,但我一直都話不可以。
別人做的,點解係代表岩,又一定要跟隨呢?返學係學習,呢樣我至少要佢明白。
那見到人地既新玩具,又會好自然地叫我地買了。答案當然又係無啦,想買就買都不是我家傳統。
結果要做show-and-tell, 就同孩子講帶一樣自己創作既東西返去介紹。原創的總比買返去既好。我都解釋了,show-and-tell不是推銷玩具,not a toy show!

從圖書館借來了The Bernestain Bears’ Show-and-tell, 正正就係講其中既意義。結尾既一段文字甚得我心。
“Things don’t necessarily need to be brand-new, complicated, or expensive to be special. Sometimes the plain and the simple – or the old and the forgotten – can be very special, indeed.”

又借花獻佛了。

新老師New Teacher

接手兩個學期既新老師Miss Thomas,和孩子既關係似乎建立得不錯。
起初只係久不久代課,慢慢因人數增加而變成full time接手呢班小朋友。
印象中佢比較傳統和cool, 有點似上年那位愛理不理既班主任。心想,唉,點解個個都係咁呢?
孩子多提及了老師如何讚賞佢既writing, 而傾過幾次計後,也真的感受到老師係有團火既!可能之前既情況,沒有點燃出來吧!
上星期沒有番工幾天,孩子回家後自動畫了一張畫俾佢,仲寫左幾句多謝既文字。今早老師收到,仲話要過膠貼出來呢!
孩子話老師講The better you think, the better you can write. 正是我心寫我心既意思。
但願孩子能在老師的指導下繼續有進步,漫漫長路啊!

無得溫既測驗informal test

完成了呢個學期既「見家長」。
社交學術都會講,咁無正式既測驗考試排名,又點知呢?其實呢度既老師係會「不停」測量學生。似係串字,成日都會聽到孩子講要做spelling test,但係,又無教科書跟,時間大人更加不清楚,問左後原來係屬於好casual。
意思係,細路學完,識幾多就幾多。
但我欣賞既係,假如孩子未掌握既,係有時間慢慢學,慢慢追。
低年級啊,學術唔係重點。

考試文化始終不同。回想自己細個溫dictation, 會有範圍俾自己慢慢記既。所以,實在好難想象孩子乜都無就被test。
後來老師講,乜都唔俾佢係無需要⋯⋯或者我個樣太frustrated, 隔日終於收到個spelling lists。
講明,我無怪獸呀。只係好奇怪呢種文化呢!

身體最誠實

今日鄉下開學,識一個家長,孩子原來入左一間好谷既學校。
覺得有點錯愕,係我太單純吧? 那些口裡說要俾孩子快樂童年的大人,其實心裡都係想緊另一樣嘢。
一些本身好有條件既家長,根本孩子讀邊類學校都無所謂的,卻仍然要死谷,跟足主流。
呢個年代,孩子係咪將所有時間放在追分數就能成功?得閒一些真係罪?
又何需去勞氣?好多家長,過不到的都係周圍人批評那關,而更多時候,係講一套做一套啦。
想起近日和家長傾計,佢連見老師都not care, 最關心既都係孩子社交,而對孩子既學習能力,心中有數,一點都不擔心。
我還比佢著緊一點⋯⋯

免費教育Free Education

報紙話有間小學希望籌款去起一個全新既playground, 造價約$20000, 約HK$120,000.
話多不多,話少不少。但呢間係公立學校,點解政府不撥夠錢呢?
成日話Free education, 實質都要俾錢的。每間學校都會因撥款既多少而要求家長交donation,亦會攪好多活動籌錢。
這令家長好為難,變了成件事係,不交的,就像不支持學校。不參加學校活動,就擔心有後果吧!
如果係私校的,就一定不會計較了,至少知道係買緊服務,但公營教育就不同了。
大選將至,希望新上場的可以改革,做的真正既免費教育,不要再斬家長既荷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