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小學老師工作[紐西蘭]

新既Medium 文章,從家長角度初探當地老師工作情況。如果你係會員,可以全部閱讀,多多支持。

Advertisements

尖沙咀變了

I want to get back the Tsim Sha Tsui I used to know. Not the one crowded with the so-called performers emigrate from Mong Kok. The quiet harbour is polluted with their unbearable music and sound. It’s no longer a place for locals to enjoy the beautiful harbour.

The original article about Tsim Sha Tsui can be viewed at Medium.com

開心返PD

持續進修,專業發展,各行各業員工,久不久都要返下PD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呀,以前鄉下返得多,少數自願,多數被迫。不少人只會攞來攝時間,面黑上堂既都不在少數。

但今日第一次響外地返既PD,見倒全部仍有火既老師,留心投入;有位同工,只係剛從南非到埗和太太團聚,但又因為實習要返家,想起都頭痕。同桌另一個同鄉,之前素未謀面,但聽到後,立即留低聯絡,話之後可以介紹工作。

團結真是力量。對今次PD有點失望,但同學間既交流卻成為重點。

大家臨離開,仲要送上祝福Good luck 和All the best!

呢個PD,已經成為我目前去過最好既PD。

大家都係有心又開心既老師,最後得益既必定係學生。

腰骨指數

89和64這個數字,響social media睇到既news feed,也顯示了眾生相。

見倒那些去食飯打卡既post, 呢一日總覺得寧舍討厭。

有個住在海外既朋友,平日喜愛出posts俾大家知道自己既教仔和飲食旅行生活,呢類posts好受大家歡迎啊!一般都吸引倒50至80個likes!

但佢一出個post提下大家呢一日呢?佢既朋友就閃走哂,likes只有小貓數隻!

香港人好聰明,識走位也自知。其實唔駛年輕政黨既提醒,都知道我城人人已經自我審查吧!年輕人既識趣和扮唔知,係保護自己既方式。或者食花生既觀眾覺得佢地要坦白點,但切身處地又怎能體會佢地既感受?

網路公審和紀錄,係一個永遠既黑洞。呢種恐懼,需要好強既勇氣去面對。

每個人都有權選擇。有人選擇遺忘,有人選擇回憶。不過,無反省又怎能繼續向前走?

摘生果呢份工

外國既月亮係咪特別圓?早日香港某份報紙報導紐西蘭缺乏採摘生果既人手,時薪港幣$90(紐西蘭最低時薪$16.5)都無人做,成為了想去工作假期既新選擇。
好多人都會拎住短期visitor visa黎呢度,一邊打工,一邊儲錢。之前響孩子既幼稚園就認識一個女子,由英國飛到來南半球,遊完澳洲再來紐西蘭,做孩子褓母賺旅費之後繼續玩。僱主包飲食住宿,佢既責任就係好好照顧兩個幼童日常生活,湊返學放學和陪玩!
呢份working holiday既好工,未必人人都搵得倒。
今日當地媒體Radio New Zealand 訪問了一些人,探討點解有工都無人肯做。
原因包括,摘生果係體力勞動既工作,做半日只得NZ$30(約港幣$180),仲會肩背作痛,寧願失業都唔做。
另一個受訪者認為,每日做十小時相同既事,走上走落,落雨更會無工開,無糧出。
噢,原來係手停口停既工作,而老闆都無俾足人工。
政府已經放寬短期簽證,希望可填補接近10,000既空缺。
有人亦指出,由於果園一般遠離市區,一去打工就準備留居果園,但外地工人會有住宿安排,本地工人只能「訓」車。
呢度也透露了,果園主人不肯改善待遇,係唔會有人去打呢些「牛工」。
一大批新鮮既生果,就只能睇住佢地變爛了。

有禮貌

響孩子課室門口等湊放學,孩子同班女同學和我say hello!

呢位孩子口中不太相熟既同學仔,平日感覺cool cool地,都有留意過佢成日搵孩子傾計,但我無期望過她會同我傾兩句。

之後,另一個男同學,又話我地放學時經過佢屋企啊。係啦,那次行過和他揮手嘛。既認識的,點解一個hello都慳?

另一半成日講我有小朋友人緣,可以去搵幼稚園老師既工。的確也曾有呢個想法,可以搵食都不錯。

但最安慰既係,新學校既同學都好乖,個個基本有禮貌,唔係見人當透明。孩子響呢種環境學習,近朱者赤,社交一定有所收穫吧!

如果不是轉了校,或者我會以為本土小朋友都係不睬人的!

轉校決定係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