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會等你

好朋友走了,將近一年。
最近佢既家人通知可以告知其他認識既人。
好多都係我地既中學同學。
這是我最後能夠為好朋友做既一件事,點都要辦好。
和她們聯絡既過程,好像更易明白點解當初她們會疏遠左。
這些人,我都無見接近20年。
有人話,一直想和佢聯始,但無行動。
有人話,覺得佢唔想見人,人本身不喜歡社交,所以漸漸無聯絡。
有人講講下,最後講番自己點幫孩子溫書準備考試⋯⋯
共通點都係,好耐唔知佢既近況。或者我講白點,係忘記左呢個人。
好朋友係個善良大好人,同佢地都曾經關係好好,點會落得如此田地?
對我來說,當然永遠係個迷。
離開學校,踏入社會,從前點好,都會分開走自己既路。
考驗友情,係睇點諒解大家既異同,不視對方為對手,並能從對方角度看事情。
記得畢業後既第一份工,工時好長,OT頻頻,幾次既舊同學聚會,就係配合不倒其他人正常既放工時間,出席不到了。
慢慢地無聯絡也順理成章。
而和好朋友之間,互相遷就。結果,友情就繼續延續下去。
這些舊同學係成為左fb朋友,但我知道她們在做什麼嗎?
就算20年後再對話,我都無意再乘機聚舊了。
見到面,都唔知講乜好。
珍惜人生既時間,與愛惜自己既人度過吧!




Advertisements

不似預期

又到回家既時候。每年我地都期待著呢一個假期,想著渴望見既人和事,一切都以為準備得好好。

天災,似係颱風,24號風吹過第一個目的地,想著延遲或訓機場也罷,至少,都可以成行。到埗後調整行程便可。

人為錯誤呢?沒有什麼可以做,只能想著Plan B⋯⋯

人生就係,想的沒有發生,沒想過既卻出現了。

上了一課,下次會醒目一點吧!

生日禮物

兩年前既今天,好朋友講我知佢患重病。清楚她性格,幾困難都要選呢一天講俾我知,需要我支持,百無禁忌。

到了今天,少了一個記得我生日既人。經過幾個月,心裡面慢慢消化哂。我明白,她只係比我早點離開,某年某日,我地一定會再見,講我地最喜歡既事情。

開始進入朋友先走既年紀。不捨也無法,只係想,我仍有健康既時候,盡量保持好狀態,追求想做既事情。時間愈少,不要在花在無謂既事情上,傷心傷神。

想身邊既人平安快樂,就係我以後每年既生日願望和希望收到既生日禮物。







尖沙咀變了

I want to get back the Tsim Sha Tsui I used to know. Not the one crowded with the so-called performers emigrate from Mong Kok. The quiet harbour is polluted with their unbearable music and sound. It’s no longer a place for locals to enjoy the beautiful harbour.

The original article about Tsim Sha Tsui can be viewed at 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