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校規

從小學同學中得知,現在的師弟師妹放學後,穿著校服時係不可以到便利店或超級市場等買和食野。

20年後學校竟然變成這樣。作為校友,好失望。

或者現在和以前的環境已經不同。學校位處半山,我想似以前父母會放心孩子自己返放學已經係少數。由工人姐姐或老人家湊必是常態。

但是,放學後的活動,點解都要管?

學生除了在課堂學習,校外的學習也好重要。如果係自行放學,管理時間和金錢都會係種責任的訓練。呢些,老師教不到,只有父母給機會才能做到。

回想從前,放學時已經係下午6時後,有時買完晚餐既餸,同行的書友仔就會走到區內的商場逛逛,而返到樓下的便利店,更是填飽肚子的好地方。那些年剛興起microwave, 還記得「丁」雞脾和點心,買思樂冰等零食的日子。

到時到候回家,再致電仍在忙碌工作既父母。之後的晚上時間,食和功課都自己攪掂。

我不太明白當年點解父母可以放心我地這樣在家。可能是無奈,或者係信任。但當時的感受係,非常自在,也為自己的所謂「自主」很驕傲。

社會係危險了?學校敏感聲譽受損?怪獸家長作怪?

如此無聊既校規,只會令學生更反抗。

如果家長接受,又會多一批港孩吧!

而其實,真的有學生所謂犯校規,學校又可以點做?

Road to take 

(Photo: Birkenhead War Memorial Park)
有一次,孩子問點解迷宮遊戲會有掘頭路。
我從來無想過呢條問題。於是,似好多大人一樣,我叫她選條行到的路到出口。
帶孩子到這個新地方玩耍。
如此彎曲的場地,係她第一次的嘗試。
她駕駛著scooter, 和爸爸一起試行路線。
我從遠處觀看,心裡有點著急和擔心。但講了「小心」以後,我就沒有再干預了。
同時間,有大大小小的人玩單車或滑板加入,他們的速度好快,卻又不會撞到周圍的人。我真心欣賞!
孩子玩得好開心,但最令我感觸的是,係她清楚場地的路線有難有易,是日不能征服最難的,她就選了較易的一條玩。
她這樣說,我就知道她開始明白-原來世界上的事,解決的方法永遠不止一個。而要達到目標,過程中是不可以放棄。
無錯,就算係玩,都不要放棄!

平日想傳達既道理,透過玩似乎輕鬆令孩子明白啊!

Save

要求

小孩:媽咪,可不可以答應我⋯⋯
我:好,你又會答應我做什麼?

結果,她就像自投羅網地列出一大堆她認為我地期望的事情。說出來的,合情合理。

人仔細細,大人想點細路都幾心水清。

一條迪迪尼公主裙和去迪迪尼,真的如此吸引?

不同

今天和一位朋友傾計,大家都不約而同地覺得比較HK既老師呢度既老師愛理不理。如個人衛生,他們不著重也不教。從一個角度看來,是想訓練學生照顧自己。

為孩子選小學,其中一間我見到有好多呢類學生。最後,我無為孩子選呢間。而我就對孩子說,那間小學要「好玩得」,不合她了。

這是white lie, 但我不想講真相。

自我管理都是做人的一個重要技能。HK的小朋友學術上好犀利,又似是十項全能,但所有事其實都由大人安排。當大人不在身邊,就崩潰了。

孩子總要學懂呢一套生存技巧。我安慰自己,順其自然吧!

當有天我離開了,她必會懂的!

直覺

人大了,好多事情頻直覺已經可以。

昨天呢度教育官拋出來的online school計劃,感覺好急,直覺好奇怪。原來係無經過consultation, it’s totally undemocratic! 有名校校長接受訪問,就講左點解不會問老師了。只因成件事太好笑了,仲問來做乜!

大家可以做的,係在媒體討論。不知道這樣對那些手握權力的人有無用。但好可笑的是,當教育由一些不知教育為何物的人負責,孩子的將來就會被犧牲了。

唯一可寄望的,係當這個political party下台,呢個官都一定無得留低。

來呢度,我們係尋找更好的教育制度。難道,這個決定是錯的?

 

老師的苦

講到明什麼不可以講,就是白色恐怖啦。這樣做只會在老師身上加更大的壓力, 又想迫死幾多人?

呢度呢?教育官竟然提議網上教室,那學生就不用返學校學習。

她究竟懂得教育嗎?

點解兩個地方都如此處理教育?

搵食艱難

老師工作從來難搵,特別來到呢個全新地方。跟足手續做文件,也找了agency代睇CV,而返來的feedback係,一切很好,但我地無工作空缺適合你!

事情來得太易,就不會珍惜。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