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話係負面

講真話,在呢個社會變得愈來愈難。這是人的關係,不是地方的問題。

即將搬屋的地方,有一個award-winning Maths professor因家中自閉的孩子而被拒絕residency visa application. 報紙話有關部門話他係disabled child.

幾日前,才從報紙讀到呢個地方缺乏數學和物理人才。呢個地方,平日收埋好多他國地方的人,連帶他們的家人前來。呢個地方,聲稱提供優質教育。況且,西方國家,點都會包容一點吧!

響hk, 縱使special education仍有好多可改善既空間,但係老師和學校也不會用disabled 去label學生,儘量地也會提供平等機會。那個地方,大家都覺得好落後。

一出聲,群起攻之。一方面話我知世事無完美,另一方面,又話我知呢類人會引起醫療負擔,即係情有可原,不涉歧視。

呢種logic, 我不同意。其實我小孩無問題,發表意見也只是同理心作怪。有個whatsapp媽媽就話我,要想清楚先好去,費事第日難適應。仲有令我最火的係,她話我可能未知個細路有事。又話不要這麼負面,要從正面想。好似好關心我⋯⋯

新年流流,咒人細路有自閉真係我聽過最毒的說話。可惜我無潑婦罵街,常想,要積口德。
係,我信報應的。

而有獨立思考,也是做人原則。要閉起眼睛不問世事扮幸福,這些港豬mode永遠不懂。

最後我怎麼做?自動fade out吧,這些invisible friendship, 我不希罕。

Advertisements

扮?

決定離開一個家,其實係好困難。
一直的拖到deadline, 一直不想去想,逃避至最後一刻。只因,我愛這個家。但如果去不到,會覺得可惜嗎?
那麼,我會試扮做一隻港豬,飲鉛水生活下去。
有人問,可以嗎?
係好難的,但個人如何戰勝環境?制度?無理?⋯⋯
但人總要生活下去,又有什麼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