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

孩子生病的第二天。

可做應做的東西都做了,餘下的要留待她自己去戰勝惡菌。有點無奈,但卻是現實。餘下的念頭是,再如此下去,只能到醫院ER去吧!

無人知佢點解可以無端端這樣。放學回家前明明精神奕奕,心情大好,但一到晚上,立即發燒體溫上升,之後的數天都是反反覆覆,其實都是佢的身體正在對抗惡菌,不過,呢次佢輸了。

是學校的同學仔傳染她?是車上的乘客?是我照顧不周?沒有人會怪我,不過我都會自責,縱使我知,孩子總會病,她總要面對細菌,去令自己的身體更強壯。

只要你身體健康,乜都無所謂了。

Advertisements

何謂愛

那天,小Mel爸爸突然對我講:「我地真係好錫阿女啊!」

佢既意思係,我呢個阿媽,可以放棄自己的工作,回家做full time mum。唔找工人去照顧BB和做家務,樣樣都親身做,重頭學,包括餵人奶。

爸爸本身都犧性不少私人時間去配合。佢知道,好多人都唔會咁做。

呢度我唔想講餵人奶的苦,或者擇日再談。

呢一切,係因為我們倆都知道這樣做是為她最好的。

不過,我的回應係:「出外返工的媽媽都係好錫自己小朋友既!大家的表現方式不同吧!」

由佢出生開始,周不時都會問爸爸,我有無spoil佢?我好怕佢成為港孩,大個乜都唔識,不能自立……想到的問題有幾多就有幾多。

而要湊一個港孩,其實係比湊唔倒既易。

每次帶她落街玩,多數見倒其他小孩子是由工人帶著的,唔知點解,覺得佢地係唔開心,目無表情。

而我和阿女,係人群中的少數。

有些就算父母在場,都是仔女自己玩,而父母立站在旁自顧自,無交流。最討厭既係自己在打機,唔理小朋友。

能夠俾倒佢呢些幸福,我好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