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救

我想,我真的是個好少向人求救的人。

或者,是父母的教育,而又令我相信,向人求救是個弱者。有什麼是自己解決不來?

的確,這個想法仍是我的基本做人哲學,不是希望別人稱讚,反而是,由自己親力親為真的慳很多時間。

或者,是聽得太多那些什麼把悲傷留給自己呢類主題的歌,仲有睇日劇!更加不想帶麻煩給別人,仲要還人情。

今年,向人求救或求教的機會多著,自己也愈來愈開放自己的態度。

但我想要說,不是每次求救都成功。但求救成功了,更為感動。

至少,我不再感到孤單。

埋怨

人總會埋怨。

但如果埋怨的對象不是比埋怨者好得太多,那樣,又何苦要如此勞氣?

當然,不是人人都會自我反省的。

好好玩!

是日小休,去了見醫師。

佢今天真的好有心機做查,又無端加送4D俾我睇,真的意外收穫。不過,妳又用隻手遮住塊臉,和上次一樣。唉,好怕羞?!定係,好好玩先?

難得的一天假期,要四處走走卻心情很好。不是笑話,過去幾天的腳痛真的消失了。女人真的要用shopping去療傷?

 

反應

新一年的工作,如常不多不少。這陣子,自己反而最需要克服的是疲倦。

望著時間表,有些時候是需要連續站立講書兩小時。無得停,但猶幸可以坐低講。雖然,新老細已提醒了大家上堂時避免坐下來。

但是,也理不了咁多。而我亦發現,細路們都是體諒的。而肚中的小人兒,都似是很明白我的狀態。可能趁我工作時,便去休息一下。真乖!

最疲倦的要數孖堂英文。今年嘗試和一班36人分組做依家好流行講的cooperative learning! 其實我一直都是半信半疑佢的成效,但呢次我都想試一下。由於他們太合作的關係,從分組到上堂都基本上無問題。而他們都好似好enjoy,從想問題到問題再可得分的過程。而孖堂的好處是,每人都基本上有機會舉手講一次,有些很積極的,更有多次機會。從學習方面睇,他們是有足夠參與的。

上完後,我這個「主持人」全身熱透,好high! 呢種感覺已好耐無發生過!因為無什麼比fulfill teaching goals和見到學生投入更重要的事情。

但可唔可以堂堂玩Cooperative learning? 呢種student-centred的做法,不是全年通用。始終, teacher-centred的堂係仍然有價值。久唔久轉下形式,某程度上令大家有新鮮感和更投入吧!

回想起自己讀書時,其實就最buy teacher-centred的堂,因為我鐘意聽,再吸收消化。而對於不停叫我們discuss的老師,真的不太喜歡,總覺得他們在偷懶!

當然,對住不同的學生,總要用不同的方法吧!

可愛新生

今年開學,返工等車的人龍長了很多,每次都要等10分鐘才能上車。

前幾天,正在等車時,前面突然有個細路打我尖!他似乎是和朋友仔回合,完全旁若無人。

後面咁多人仲排緊隊,我實在忍不住了,便問佢:

我:你係唔係在此排隊呀?

佢:係呀!

我即時火到起埋,但仍然好冷靜。

我:隊尾在後面,去後邊排啦,仲趕得到。

佢就好聽話咁離開了。

回到公司,是日要收罰抄。啊!原來他是其中一個忘記交的小朋友!我一次過和他「討論」呢兩件事。

原來佢根本無意識到打尖是唔岩,就算後面有幾十對眼望住,都係無感覺既!我真係服哂!

但此子是可教也,第二天,我見他乖乖地去排隊上車,再無同類事情發生了。

 

Classic!

終於俾我見到好classic的一班。

從前我一定不會驚訝!但呢次唔得,我真係有點接受唔倒。

可能如友人講,他們真仍是小學雞!所以俾我訓斥完一輪,在走廊見到都仲會打個招呼!唔會記愁。

對住唔同的人,要用唔同的方法。

Midnight at Paris

睇完Midnight at Paris, 都引起了幾多的感覺。

開始睇Woody Allen的戲其實始於讀U時。上American Literature課,有一天老師播了他的一部當時幾新的Mighty Aphrodite 俾我們欣賞。以當時的年紀,只係覺得一個老頭不停地發表人生的偉論,但見老師非常如痴如醉地介紹他的作品和偉事時,聯想到的是老師一定很羨慕他的才情和女人緣吧!

直至近年,睇過佢既Matchpoint, 我相信不是他最好的作品,但也都驚為天人!又或者人漸成熟的關係,也開始欣賞他。

戲中引用了好多references, 全是American Literature 和近代藝術界的代表人物。呢種crossover好特別,而對有讀過literature的我更特別有共鳴,也好易入戲和投入。而全片主題的golden age, 亦是近日生活上熟悉的環節。最喜歡片中主角講,緬懷過去就代表逃避現在的問題!不過,任何人的一生都一定有golden age, 不提現在,就因為與過去有比較,現在的太差勁才不值一提!

咁最後主角如何選擇,又幾有意思!至少,成個故事都好正面和積極。

短短90多分鐘,好令人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