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面試

和友人談起小朋友去學校面試,心中真是涼了一陣。

想不到依家未到兩歲的小人兒,就要參加面試。

什麼的面試?是pre-nursery。怎樣進行?將小朋友與家長分開,讓他自己和其他不認識的小朋友一起玩玩具,從而觀察他的行為。

最自然會出現的,不是哭叫父母?不是會出現不知所措的神情……?

可是,這又未必是那些學校look for的心水學生。但我又會想,如果一個小人兒可以表現得如此冷靜,又是不是我們想見到的童真?

至於小一,聽到的更令我震驚。

話說某小學會安排兩輪面試。首先,小朋友和家長會與中、英、數及通識的老師面談。英文的老師給她一張紙,叫她寫出學過的生字;中文的老師,問小朋友「做」呢個字,再要造字……;而通識的老師,則問她每天晚飯後,第一件事會做什麼……

第二輪是見校長。女孩要在她面前睇完一本書。之後,校長的comment係,睇書不是只看圖,而是睇字……

我們都不知道女孩最終有沒有入到這間名校。但從這個interview當中,最深的體會是,學校對收來的學生要求真的極高。EQ低一些、成熟度少一點(都係5歲呢,可以有什麼要求?),和父母少一些試前訓練(難怪幼兒教材和面試班一年比一年受歡迎!),小朋友想入名校?似乎真的是一個dream!

但我又真的很想問?如果小朋友真是已經好all-rounded, 那麼返學的目的是什麼?學校又會成為一個怎樣的地方?

假期開始

這個假期,要做的事有好多。

首先,要提早起床!今天很成功了,還煮好早餐,做了少少其他雜務。

我想,勞動可以令我精神好一點吧!

半夜醒來已成習慣了。今早接近5點的一場雨,已令我眼光光。肚皮下的小人兒,竟也開始活動。我心想,唔好啦,快些訓啦!過了一陣,佢停下來了。哈,真乖。

腰部的疼痛也令我入睡很困難,不過,這一切在起身過後亦也已經慢慢消失。

其他想做的事,也必須在這個假期完成啊!

接受

呢刻覺得,做人父母真的好難接受好多事情。

最常見,是難以接受別人講自己的細路唔得,縱使,那真的是事實。

又會難以接受自的細路不比別人好。

仲有一樣,就是當細路已經長大成熟了,再不是心目中的bb,又不能接受他們已經長大。或者,父母都是人,而人,總會有偏見。

偏見係好難消除,而我相信那亦是一個成長過程中很壞的一個成分,就像一個習慣,都不知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消除。

所以,別人講得都對的。父母和孩子永遠都是有代溝,消除不了。

下決心

如何可以下決心做好當前最困難的事?

不過,哪一樣才是最困難的?

是本質困難,抑或是在於我是很難做到?

真是一個難解的問題。

情緒虐待(無聲篇)

沉默不語,目無表情,莫不關心……又算不算是情緒虐待呢?

算的。

怕了嘈雜的聲音,有時會渴望有一片寧靜。但當四周都是寂靜時,那種冷淡更加令人不知所惜。

感覺敏銳的,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處於什麼境地吧?

情緒虐待(發聲篇)

今日的新聞,講及現今家長平日總是多責備,少稱讚小朋友,形成了情緒虐待。

我對於這類機構的數據和分析真的有保留。他們的sample其實不多,而且,當中涉及可討論的事情可不少。

首先,何謂責備?每人接受責備的程度可以唔同。見你食飯慢,叫你食快些,算唔算已經係一次?你問細路,佢一定覺得呢些就算係。但你問大人,佢地一定覺得唔係。而所用的語氣表達和場合,甚至是小朋友本身對大人的喜惡程度,亦可能令結果有變。

我想起自己以前一直都愛糾正姪女一些不太適當的行為,經常說NO! 如果要俾我呢個label, 或者我都係大罪人了!但由於佢對我的偏愛之故,我至今還未聽過佢投訴。但反而,平日少出聲的M, 卻被他投訴說不喜歡她!這個指控我覺得不合理的,但原來情感的接收,不是可以咁generalize的。

我反對嚴重性的責備,那些真的會傷盡自尊心的話實也不該說。但是,對於簡單的指導,父母不應迴避。只因你教不好子女,他們就會虐待其他人,傷害別人。

至於稱讚,經常講是否能增加小朋友的自信心?還是會造成inertia? 見過不少實例,所以呢個問題我有時都會想。可以分享的是,物以罕為貴,文化不同,就要adapt和使用不同的方法,千萬不要全套搬西方的一套就以為實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