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戰爭


日劇新一季開始,留意的是「江,女人們的戰爭」。
對大河劇的興趣可說是有增無減。我知那些日劇都是洗腦工具。無論是邊一套,劇中人都總會有呢句在口-按自己的意願做事,走自己想走的路。
劇中人永遠積極,充滿理想,亦肯實幹。觀眾睇得多,又怎會不被他們感染,而變得更積極一些。
而這些,其實都是正能量,比那些互相殘殺攻擊的好。
這些那樣令人精神亢奮的句子,易入腦,亦令人很接受。
距今接近500年的日本,女人的角色原來係另一回事。他們附屬於家庭、丈夫或兄長。自己的命運都不是在自己的手中,所以,當女主角講女人的戰爭,原來是生存。活在這個年代,當然已經過時。不過,於主人翁來說,她的命運和選擇卻是這樣。
而在呢個時代,每個人的戰爭又是什麼呢?

新年願望

香港人,可以許願兩次。一次西曆新年,一次中國新年。
願望其實真係好簡單。不外乎身體健康、心想事成、財源廣進、步步高升……
人是有貪念的,卻不是想便可擁有。所以,我最需要的,只是心境平安。
活在這荒謬的世界,見到太多失調失衡無理的事,可是,我不是超人,亦不是什麼奇人,解決不到的事也實在太多。
迷惘的時候,很需要有3分的清醒,接受一些與自己意念不同的事,便可像棒打一樣,將自己回復到清醒的狀態,重返正常的軌道。
幸好,身邊仍有這些愛護我的人,他們都願意指點我,或者可以講,將我罵醒!他們不會講只令我開心的話,實在我也接受到的,所以,這不會讓我永遠沉醉在自我的世界中。
想到這裡,已經覺得自己好幸福。

遲來的禮物

同一天,我記得兩件事。一件荒謬,一件快樂。
當然,我會較為後者而高興,更可以讓我減低對前者的不滿。
荒謬的事,是見證了上司另一次好經典的行為。無好氣和她「對抗」,似乎亦無必要。只是心想,這類的red tape, 實在令人生厭;而佢的領導能力和坦白,更令我大開眼界。
對上司,其實一直都不應該有任何要求。一直以來,最欣賞的上司,都是第一份工的上司。感受不到他的老闆氣味,對我們呢班小朋友亦很照顧,幫我們打通了與舊人的溝通橋樑,亦放心的讓我們接手重要的工作。當然,關於做人的道理,他亦會對我們說。所以,難怪他經營的公司現在仍能在業界立足,而一般的員工,都很忠心的。 
好多管理的terms, 什麼’teamwork’, ‘leadership’, ‘management’, 不用學不用提,有的自然有,唔係就無。
平常心的看,只要沒有太大期望,那便不會容易發怒失態。我想,EQ又好似提高左。
打份工,我好專業既!
***
與細路上完是日最後的一個孖堂,細路突然走出來話我知佢朗誦節取了第3名。我真的即時尖叫了一聲!這個喜訊,遲了成個月,但我仍然好興奮,多數是為了他的。得獎是個肯定,得不到的也可參與,獲得一個寶貴的經驗,比起坐在課室得益更多! 
最令我開心的,當然有他的一聲Thank you! 總感覺我們工作,一直只有付出,從來不太會問收穫!有人欣賞當然是好,無人欣賞都不必抱怨。
我仍然會做好我的事,他們乖乖的,做得好一些,其他不快的事,也就真的可一掃而空。

年輕真好2-食篇

叫得自己後生,一定有呢個權利-任食。

同事中,有人2星期前已經公布天下自己中招-先發燒,後咳嗽,都是近日幾流行的病。除了睇醫生,另一方面,佢繼續可以參與一些可能傷身的活動,即是不戒口進食。例如,前幾天開會,見她手執一包french fries,這等邪物,美味非常,不過卻是感冒菌的好朋友。

此外,由於我們經常要「笑口常開」,喉嚨的健康就很重要。不好好保重自己,連工作都會受影響。當然,請假是可以的。坐在她附近,那幾天真希望她能留在家好好休息,唔好四處播菌。

不過,由於是年輕的關係,多數身體都會好快復元的。在寒冷天氣下,我絕對清楚一杯冷冰冰的雪糕送到口中的滋味。

那些日子,只能懷緬了。

年輕真好

喧嘩,不理會其他人感受,走精面,選捷徑,老細面前一個樣,背後一個樣,都是這些年來見到的年輕同事面孔。

每次我都暗嘆,為何我總是會見到別人醜陋的一面?我其實好想無知,只做自己的事。

我鄙視這些行為的。不過,他們的行為,又剛剛適用於這個年代,所以一切都變得無所謂。

結論就是,生不逢時。

我會繼續自己的態度,不受其他人影響的。可是,就感覺太格格不入了。

Dreaming

最近,自己又想做一件新事情。

但同時,我卻察覺到歲月的限制。機會成本對我來講是越來越高,所謂不能再亂來。

不是自我規範,而是會想得更多,會計算好壞,對結果更著緊。

無可否認,如果我仍是年輕的話,真的不介意搏。畢竟,自己都是這樣走而到現在這一步。從無後悔,因為那些都是我的選擇。

怕有心無力,半途而廢;怕自己真的太貪心,太不想原地踏步,到頭來唔知點。

一想到這裡,頭痛!

細路的自我

對住細路,有時真係會啞口無言,唔知仲可以對佢地講乜好。

好記得初初入呢間「屋」時,大業主好清楚對我講過,唔好鬧佢地,唔好用一些對其他屋仔細路的方法對佢地。當時我提醒自己,這些是參考的,有些說話,係唔講真係唔得。

在這裡「住」了一年的時間後,慢慢真係引證了佢講的說話。細路們其實都好醒目,例如做錯了事,必定會在你發現後立即認錯,再加句對唔住。他們真的做哂功夫,岩哂手續,你想發火,個火都唔會太猛傷身。

但係,佢地的醒目,卻止於此吧。他們的自我中心,那種「我要咁,我想咁…」的態度,和其他的「屋仔」細路真係無大分別。他們對制度都好討厭,甚至要挑戰,不過,對象竟然是考試。

這個女仔,之前考試已經準備不足,前天,考完另一個部分,由於佢表現差,我問佢有否準備過,佢竟然好老實講無,仲要同我講舊時考試係點點點。明明多次提左他們如何去準備呢個重要的期考,有埋筆記如何準備,佢都可以唔理!我對佢講,你咁樣會自己suffer。

無話可說。其他人準備十足,佢卻懶理,繼續自我中心。我唔會遷就的,他日她總會明白點解。